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探索与思考

宋效奇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是人类为保护自己的精神家园而展示的一项极具战略眼光的文化传承工程,也是一项世界性的重大课题。这里,笔者结合近年来的工作实践,就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谈几点认识和想法。

  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面临的现实问题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不仅十分重要,而且十分迫切。在对山西省大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调查中,我们发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四个方面:

  一是来自“非遗”载体的瓦解。在当前迅猛异常的新农村建设热潮中,大同市也有很多原生的村落快速消减,一些以村落为载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随之灰飞烟灭,结果既动摇了历史的根基,又切断了文化的血脉。其实,新农村建设决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城镇化趋同,不是景观上的楼房化、饮食上的西餐化。新农村也可以是住着窑洞,贴着窗花,吃着美食,哼着小调,应该用多样化的眼光,把不同地域内不同的新农村景象汇合成一个时代新貌。新农村必须高度重视把文化遗产作为历史的根基和文化的血脉,必须保持相关的民间音乐、舞蹈、美术,包括一些手艺和生活习惯,这样才能丰富新农村的文化内涵。

  二是“非遗”传承人的危机。传承人是历史的活化石,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存立之本。目前,“非遗”传承人的危机主要体现为:其一是传承人老化。现在大同市的“非遗”传承人大多在60岁以上,甚至更老。这些老人是农耕时代最后一代保持历史原真的传承者,但他们大多孤老无助,后继乏人。而“非遗”的本质是生命性的,即活态的,是以人的声音、形象、技艺作为基本手段并以口传心授得以延续的,一旦失去活态“非遗”也将因传承人的消失而终结。其二是传承途径单一。不少独门技艺基本以内传的方式代代相传,传内不传外,传承途径单一。其三是缺市场没人学。大同市阳高县刺绣传承人王桂香的手工布艺在乡间很有名气,王桂香劝孩子们学刺绣,但儿女们回答:“你那手艺也不挣钱,我们干啥学它?”

  三是“非遗”保护不够科学。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们一种代代相传的生活文化。在社会转型时,人们不可能从历史的高度认识它的意义,传承者也不大可能认识到自己跳的舞、唱的歌、画的画,具有宝贵的历史、民俗、地域、审美等价值,这就需要专家、学者站到“非遗”第一线,认识研究,助其传承。从大同市的情况看,现在绝大部分“非遗”只有一份当年申遗使用的材料,并没有详备的文化档案。而“非遗”积淀在传承者心灵的记忆和身体的技艺中,这些重要的活着的无形的遗产,需要充分的口述与音像的存录,但这些工作各县区大都做得不够或没有做。这就需要“非遗”保护的第一主体——政府重视起来,认认真真去做。

  四是对“非遗”的保护远远小于开发。国际上对文化遗产使用的概念是保护和利用。利用是能够获得经济效益的,但利用的主要目的是发挥遗产良性的文化作用和精神影响。而开发的目的是用遗产赚大钱,单一地将文化作为生财的工具。这些年来,一些地方政府看到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的价值所在,意识到了文化遗产的珍贵,相继将开发的目光聚焦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于是,一些传统的手工艺、表演等也成了当地政府揽财的手段。文化遗产一旦进入开发,就要遵循经济利润最大化的规律,从而使“非遗”面目全非或者名存实亡。这是“非遗”当前面临破坏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理性思考

   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死文化”,而是“活文化”,其区别于物质文化遗产的本质特点是依附于特定的民族、群体、区域或个体而存在,并流传至今。结合近年来的工作实践,我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必须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社会广泛参与的工作机制。政府处于决策、组织、统筹的地位,政府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主体和最有力的保障。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同市从2005年11月就成立了“非遗”保护工作领导组和“非遗”保护中心,随后,又着手制定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办法。2005年,市财政投资30万元,对全市12个县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进行摸底调查,共收集到了六十多个“非遗”项目。从2006年起,市财政每年将100万元“非遗”保护经费列入财政预算,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开发由部门行为变成了政府行为。8年来,全市“非遗”保护领域不断拓展,已由以往单项的选择性的项目保护逐渐走向全市整体性、系统性的全面保护阶段,从原来的民间文学、传统音乐、舞蹈、戏曲、美术等民间艺术,拓展到目前包括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传统技艺、传统医药、民俗等十大门类。耍孩儿剧起源于元代,历史悠久,被原全国戏曲学会副主席、剧作家李超称为“戏曲活化石”。从2005年起,市财政投入专项保护经费扶持市耍孩儿剧团,并重点加工了一批移植剧目,使该团焕发出勃勃生机。在全国各类大赛、调演中,耍孩儿剧团频频获奖,该团代表剧目《扇坟》被省文化厅命名为山西省“十大文化品牌”。目前,全市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项目中,国家级的有7项,省级的15项,市级的32项,另有4项扩展项目。


文章分类: 学术交流
分享到:
自由容器